产品搜索
产品分类
 
持股14手赠资超8亿 小股东赌ST元重生?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5-14 17:32   
摘要:已经暂停上市,并面临终止上市风险的知名不死鸟*ST元遇上了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公司12月12日公告称,公司于10日与自然人股东郑伟斌签署了生效后不可撤销的《资产捐赠协议》,郑伟斌将其持有的福建旷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旷宇)95%的股权无偿捐赠给

  已经暂停上市,并面临终止上市风险的“知名不死鸟”*ST元遇上了“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公司12月12日公告称,公司于10日与自然人股东郑伟斌签署了生效后不可撤销的《资产捐赠协议》,郑伟斌将其持有的福建旷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旷宇)95%的股权无偿捐赠给公司。福建旷宇并非垃圾资产,经评估,截至2015年8月31日,郑伟斌持有福建旷宇95%股权对应评估值高达8.59亿元。

  超过8亿的资产无偿捐赠,捐赠方的自然人股东是什么来头?公告显示,截至12月1日,郑伟斌仅持有*ST元1400股(14手)股份。

  虽然捐赠原因不明,不过这位小股东似乎很有可能成为*ST元的救命恩人。在这8.59亿资产的注入下,公司净资产、净利润均可以扭负为正,甚至堵上前大股东华信泰留下的窟窿。

  根据*ST元公告,福建旷宇成立于2008年8月29日,营业期限至2028年8月28日。公司资本为1.5亿元,法定代表人以及执行董事为郑清水、监事为郑明信。股权结构方面,除郑伟斌持股95%以外,自然人郑智凡、肖金兵共计持有该公司其余5%股权。

  郑伟斌公开资料甚少,此前与*ST元之间似乎并无瓜葛。此前,郑智凡和肖金兵分别持有*ST元28%和72%股权。12月9日,二人将手中大部分持股转让给了郑伟斌。

  截至8月31日,福建旷宇经审计的资产总计2.58亿元,股东权益合计1.9亿元。截至8月31日,福建旷宇经审计的营业收入合计2.58亿元,净利润合计3270.66万元。经评估,截至2015年8月31日,福建旷宇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评估值为9.04亿元,郑伟斌持有福建旷宇95%股权对应评估值高达8.59亿元。

  *ST元表示,公司接受无偿捐赠的福建旷宇95%的股权,将该资产按照对应评估值8.59亿元计入公司资本公积。根据公司2014年审计报告及2015年三季报数据,公司将实现净资产为正,净利润为正,公司将摆脱资不抵债的困境(截至2015年9月30日,公司资产总计1.19亿元,负债总计5.20亿元,净资产-4.01亿元).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公司独立董事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警惕。在董事会表决中,独立董事曹昱、王辉投弃权票。曹昱弃权理由为:由于对标的资产情况不能全面了解,无法进行判断,选择弃权。王辉则对受赠资产按照评估值计入资本公积提出了质疑,其认为公司接受捐赠收入应该计入收入总额,依法缴纳企业所得税。

  一个仅仅持有1400股的小股东,为什么要向一家快要退市的公司赠予巨额资产?对此,公司的公告中并无提及。

  公告显示,经*ST元要求,福建旷宇42.04%股权对应评估值3.8亿元用于弥补公司原大股东华信泰挪用公司的股改资金3.74亿元造成的损失。郑伟斌此举无疑是替华信泰履行了股改义务,而这正是上市公司面临退市风险的源头。

  2011年4月29日,*ST元当时的控股股东华信泰称,已经履行及代付的股改业绩承诺资金3.8亿元,但事实上并未真实履行到位。为掩盖这一事实,*ST元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披露财务信息严重虚假的定期报告。追溯调整后,元投资2010年至2013年连续4个会计年度的净资产均为负值。

  此后,*ST元自今年5月28日起暂停上市。在暂停上市公告中,*ST元曾表示,为恢复上市,公司将从多方面解决困境。恢复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和盈利能力,需要引入有实力的重组方,一方面承担解决所有历史问题,包括但不限于代原实际控制人履行股改义务和代原实际控制人承担因包括信息披露违规在内的应由控股股东单方面承担的责任,另一方面通过注入优质资产,恢复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及盈利能力。

  如今看来,郑伟斌此次赠予资产,一次替*ST元解决了多个方面的问题,公司恢复上市之路能否由此变得更平坦一些?

  对于此次受赠资产,*ST元表示,受赠资产虽有助于改善公司财务状况,但受赠资产事项与公司恢复上市无必然联系。根据规定,公司恢复上市需满足“已全面纠正重大违法行为,已撤换与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有关的责任人员,已对相关民事赔偿承担做出妥善安排”等条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条件公司已经完成了大半。此前,*ST元已经对历年的财务报表进行了追溯调整;在今年初,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也经历了大换血;原大股东华信泰的持股也被司法划转,退出公司舞台。至于民事赔偿问题,截至目前,似乎并没有投资者针对公司违法事项提起诉讼。此次郑伟斌慷慨赠予资产,又替公司解决了违法行为的根源。

  资料显示,在登陆A股之初,公司控股股东为兰溪市财政局。随后20年中,公司更换了数任控股股东,也随新入主股东进行过多次改名。从华源制药到S*ST源药、ST方源再到元投资,虽然日子艰难,但公司均通过种种手段一路有惊无险地走来,直到去年被启动退市程序。当时市场普遍认为,公司将成为强制退市第一股。

  对于不死鸟,有投资者在股吧里留言称:“在制即将推出的当下,如果壳公司继续上演不死的,换张画皮继续表演,优胜劣汰的良循环就难以出现。”

  中国国旅2018年拟10派5.5元 一季度净利增长99%;片仔癀一季度净利增长24%;上海机场一季度净利增长37%……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er2.htm